路漫漫其修远,征途始于此——全球酒店业根基与传统之探索

 

设计,首先要理解什么是"Hospitality"

非常感谢你们各位,那么多年没有来中国,今天又再一次来到中国很温馨,再一次谢谢你们。感谢这次论坛的主办方,这次论坛是让大家有一个平台去互动,互动什么呢?

互动一个很基本的理解,这个理解我们叫它Hospitality,一般人误解什么是Hospitality,他认为Hospitality就是旅馆设计,酒店设计,其实这是一个错误的概念。旅馆、酒店从古到今有它的历史存在,它为什么存在,很早之前的丝绸路上我们有客栈,客栈其实就是酒店的来源之一,客栈的目的在哪里,谈到传统,中文来讲Hospitality就是款待,怎么去款待一个人,怎么自己款待自己,自己怎么款待他人,他人怎么款待大家,从小到中,从中到大,这个社会就可以联系在一起,旅馆不过是一个点而已,这个点连着好几个点。所以今天大家学设计的,我们要考虑到一件事情,我们设计什么,为什么设计,怎么设计,这是要自己问自己的问题,一般人讲我设计从外往内做,还是从内往外做,这不是中国的问题,当今的世界看东西像看化妆一样,白天上妆,晚上下妆,请问一下今天的酒店有晚上下妆的可能性吗?酒店和医院两个地方完全是24小时七天营业不休息的,酒店是一个原始的公共空间,这个空间其实是一个平台,平台让我们人和人来沟通。所以误解了酒店的功能是一个很大设计的错误。

从古到今,丝绸之路从东到西,从南到北,这是一段路,这段路上面甚至会牵涉到一个很基本的hospitality,你不管去哪里,连很简单的一棵树都会款待招待你,你在树荫下会觉得很清凉,这是多么基本的一个传统文化,为什么今天我们去误解它呢?所以今天我讲传统款待的概念,用这样一个概念怎么样去带动酒店旅馆的设计。

 

纽约Andaz安达仕酒店

du


做设计不免谈到商业,任何事情都跟商业分不开,你要了解商和文气怎么去平衡,以商业来讲,业主需要很快扩张一个新的品牌,希望很快的成长,他希望一夜之间变成好几千家,可能吗?其实不可能。你知道现在要盖一个旅馆,从策划到开幕,买地很可能要花个十年八年的时间,这个大家都晓得。

我们怎么样去做生意呢?所以有一个品牌叫Andaz,原来这个品牌我完全以品生活的方式,这个生活方式牵涉到大都市,大都市有新陈代谢的问题,老的楼你拆还是不拆,你是打掉盖新的还是保持原来的?这是对一个城市的交代,对时光的交代。那我们今天不谈那么深,我们只谈商业做生意,你要生长得快,你要很快的开,第一件事情就是旧的楼怎么样去复兴,怎么样去做环保,怎么样保持时光的回忆。

这栋楼大概有两万七千平方米左右,以现在的做法最多做个120个房间,可是120个房间这个生意其实不能做,我们得需要224个房间,那怎么做呢?这就是对酒店生意了解的过程,这个旅馆因为它在大都市,大都市有什么呢?上海有最好的上海小云吞,上海小笼包,那么多好的东西你需要自己做吗?我们可以来合作,你说你是旅馆,我什么都不生产,我跟博物馆一样去收集,我可以跟小笼包店讲你每天给我送一千笼小笼包,这是跟一个城市融合在一起,大家合作才能把酒店做出来。

du


第二,有老房子,我最起码不用盖了,这个房子已经盖好了,怎么样去翻新。在这个过程上面我把它挑出来一个空间,怎么用?每一个空间不浪费,每一个空间要定义它是什么意思。纽约的气候大概跟北京差不多,冬天你没有一个玄关的话冷风就吹进来了,可是冬天有五个月,这么小空间能牺牲一个玄关吗?所以玄关怎么去定位,这个空间它像不像一个玄关?完全不像。

我们这个Andaz旅馆在第五大道上面,对面就是纽约市最大的图书馆,图书馆绝对是仓库不够用,我可以跟他讲说我们合作好不好,你图书馆延伸到我这边来,你可能到北京博物馆或者北京图书馆,在里面拿一杯香槟看书吗?绝对不可能,可是你在这边可以。所以我觉得设计一个旅馆,你要把一个生活的习惯重新定位。

Andaz为什么从我开始定位的时候,我就以时间的方式来帮它去延伸,第一我讲的时间要怎么去控制,除了旧的楼要去翻新以外,就是工厂做好的,中文叫预制,以这个方式来做能够控制到品质,控制到空间,所有的东西里面,没有一样东西是在线上做的,这在时空的时候是做了一个空盒子,其他都是由功能性的家具。做一个设计师大家都是设计师,我讲的功能性,这个功能性是谁来定位,是你定位,还是业主定位,这是一个问题,我认为是互相定位,应用者他要定位,是谁先帮他定位,是你还是他?你们谈到很多材料,什么设计都讲材料,我觉得材料这个东西当时你们讲越多越好,我反而认为越少越好,因为材料这个东西不是很重要,效果其实也不是很重要,什么重要呢?长久性最重要,今天不是做一个舞台唱了一出戏明天就拆掉了,它不是一个舞台,而是一个长久性的东西,所以你做设计的时候怎么样想到它的以后怎么样,这个以后是很长的一段时间,这是以后的想法。

空间,你叫它餐厅我不叫它餐厅,它根本不是一个餐厅,它只是一个空间让你去休闲而已,所以一般人讲说你的桌子怎么比别人稍微矮了一点,一般人用74公分,我用69公分,人稍微坐低一点的时候会比较休闲一点,差那么一点其实差很多。从早到晚,这个空间不定位,唯一要定位的时候是烧饭这个人说时间到了,我要回家了,厨房要打扫了,你们请离开吧,碰到这种情况客人说我花钱你赶我走,这个说不太过去,所以我们就把它设计得很简单,一些黑的屏幕,它总是有功能的,厨房要清理,客人在外面没事。另外一边靠窗子也是一样的道理,今天我们要考虑到邻居,中国人说我只顾门前雪,其他我不管,其实这是很错误的概念。hospitality讲的是要款待,你要款待你的邻居,今天我打烊了我门是要关掉的,你说晚上我打烊把椅子摆在桌子上这很不雅观。所以很雅的东西要从这方面去考虑,所以思考的话绝对会牵涉到它的一个功能。

du


酒吧需要像酒吧的样子吗?酒吧到底是什么样子,你们自己能够解释酒吧长什么样子,什么叫酒吧,你们一做设计就讲酒吧就长这个样子,放一个台子,上面放一桌酒,这是个错误的观念。酒吧主要讲酒是水,中国人讲先喝,后吃,或者是餐厅先吃后喝,把两个倒过来了,酒吧是先喝后吃,所以喝酒在前面,厨房在后头,你一边吃饭,你一边喝酒,这两个是不是合一了,不用分得那么清楚,你不可能说你在这边喝酒不能在这边吃饭。

这是房地产的定位,整层楼都是房地产的定位,我刚才给大家看的空间,再看看这个空间,这个是会议厅,表明你九点钟开会,五点钟散会,那六点钟怎么办?你想一个业主六点钟以后不生产吗?我钱已经花出去了,六点钟不生产怎么办?所以你做设计的时候要不要考虑24小时一天,七天一周我这个空间怎么用,这是谁来定位?业主定位还是设计师定位?所以我们这边把它定位得很简单,二楼是所有会议厅,会议厅里面跟一个小麻雀一样五脏俱全,我整层楼可以卖,这整层楼白天开会,晚上可以吃饭。为什么这个中间空掉,我把它移到北边的大楼上面去了,我这边加盖了20个空间,整个北区全部包掉了。你看那么小的空间,但是它很有野心这可能是以后设计酒店很重要的因素。

35年前我们设计个酒店,我同样的空间,同样的运用,我大概需要十万平方米,现在我可以在两万七千平方米全部设计出来,以后可不可能到一万五千平方米呢?有这个可能。早期香港在80年代,一个房间带五个服务生,我四百个房间可以牵涉到两千个员工,现在最多二比一,三比一已经撑死了。今天的中国金茂对面开幕的时候我记得很清楚,当初是五比一,现在还是五比一,但是赔钱赔得要死。以后的问题是没有房地产没有人,在没有人和没有房地产的状况,你的酒店怎么设计?这是谁思考?这是酒店设计师思考呢?还是酒店开发商思考,还是业主思考?我们设计酒店一样要看到以后的问题,这是我大概十年前写的,从十年前到现在已经在演变了。

du


这家酒店开幕以后,房间里面干干净净的,为什么干干净净的,因为没钱嘛。这次没有那么多钱做,可是你留一点空间让它去生存,每一个空间都需要时间的考验,两年以后它加了一点东西,三点以后再加那么一点东西,现在去看的话,慢慢的有点人气味,空间本来就是要这个样,你一次给它做得那么满,以后谁来做。化妆一次化那么浓以后谁来画,所以这个空间是慢慢让它去成长,这是一个时间的考验,里面所有东西都是工厂做好,现场就是一个大白盒子而已。

房间主要没有洗澡盆,只有这一间有,在这一间有洗澡盆的房间里其实我也摆不下,我就给它摆到更衣间里面,这不叫衣橱叫更衣间,人家会说我衣服摆在那里,衣服当然是摆在更衣间了,这是空间定位而已。更衣间是一个生活的空间,而且它不是一个衣服的储藏室,这个你怎么定位?他今天讲到厕所,"厕所"这个字定位不是很雅,洗手间也不雅,你早上起来用什么,晚上睡觉以前用什么,你白天会不会在你生活的那么一段小插曲呢?所以你们为什么把它定义为洗手间?

 

东京Andaz安达仕酒店

Andaz一开始的时候,十年前我做这个品牌的时候,那个时候已经想到它的2.0版,在设计的时候,几乎三年的时间,怎么去演变呢?你要了解你们兄弟姐妹一家人有一样东西都是一样的,就是DNA,它的DNA你要对它非常了解,这是品牌最重要的因素。所以它这个DNA对我来讲,Andaz是一个公共空间,属于大家的,并不属于那些付钱来住房间的人,它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公共空间,它是一个酒店,它是公共场所去连接很多个点,就好比如纽约的Andaz连接了纽约图书馆,纽约巨大的火车站,这几个点都把它连起来了,就变成它这几个大因素里面生活的必须的一个点。东京的Andaz完全一样,它连了办公厅,住家,火车站,全部把它连在一个空间里面,所以你现在看它是一个公共的空间而不是旅馆,旅馆我大不了只帮它做了小的一个白盒子。


5

Andaz的故事为什么用这个白盒子,为什么用日本的宣纸,我整个旅馆设计以一个字为主,就是"回忆",我当初解释给业主的时候,回忆是很重要的事情,我们一生收集回忆,一定会收集得到,只是你愿不愿意去收集而已。对于业主来讲,盖完以后交给大众以后,从那天开始新的回忆录就开始继续写下去了,他的回忆录起身就到那边结束了。就好像日本的折纸艺术一样,所以我整个空间全部是以一张宣纸,一张宣纸来做的话怎么会牵涉到那么多材料呢?进到旅馆空间,一般的电梯间是不能看的地方,你们也不会去思考电梯间有多诗情画意,这个电梯间怎么定义?我能讲到我的电梯间就变成我旅馆的大门,这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5

整个旅馆因为它在东京,我完全以一个方式来设计,日本的"和式",你看到这间大白门都可以关,大家可以看得到,它从早到晚都在演化,好比如太阳东升西下,一天是那么的完美,在室内你不会考虑到太阳的东升及西下吗?这个装饰品也不复杂,我完全以艺术品为主,晚上到了十一二点以后,整个和式全部关掉了,所以你回到旅馆大堂的时候你会觉得很安静。如果今天是在日本,在京都,在晚上月光下的京都是非常安静的空间,如果把日本的精神带到这个空间里,这个主题不是我创造的,这个不是舞台设计,是抓日本的一个灵魂而已。中国有中国人的灵魂,日本当然有日本的灵魂,你们做设计,一定要抓得到。

这个空间有人和没人是不是差很多,所以一般人讲说我的空间很难用照片去照,照不出它的味道来,你要个人去品它这一点的味道。茶室这个酒吧,你可以喝酒吗?为什么不行?你可以喝茶吗?当然可以,你可以玩电脑吗?为什么不可以!我觉得酒店设计完全是它的功能去定位,一般做设计的人很少去考虑它的定位。


5

吃饭的地方,为什么旁边都有那么多小冰箱,都在木头盒里面,你要去思考它的功能,日本的人工非常的贵,我们这个旅馆只有0.7个人对一个房间,它只有150间房间,全部员工也不过120,130人,如果在东南亚,如果今天在中国的话,是不是很可能这个旅馆会突然间变成六百个员工的旅馆,如果变成六百个员工的旅馆你会不会觉得很乱,因为人太多了,你自己的人,做工的人,再加上客人,这么小的空间你负担不起。所以要在很小的空间里面把它设计出来。我刚才讲过纽约为什么在两万七千平方米里面能够设计出那么一个酒店,这个酒店只有两万两千五百平方米更小,房间完全一样的量数,反而每个房间大三个平方米。我讲过没有后勤,我把后勤搬到前面来了,前面是不是一定要有一个面包店,为什么把面包店摆在后头呢?25年前我说我们不要后勤,我们做一个超级市场好不好,一个超级市场不过两千平方米,超级市场做什么呢?卖每天要吃的东西,我们旅馆的后勤是不是跟一个超级市场一样,我有蔬菜部门,有肉食部门,有面包部门,有洗衣部门,都俱全了,我把它搬到前面来可不可以,这是不是一个生财的方式?再讲回来,中国大街小巷卖包子就在马路边上卖,不可能到后面卖,所以自古到今都是这么回事,你何必装得不是那么回事?所以在中国的社会,其实这是我们发明的,可是在西方的手法把它包装出来一样东西,觉得东方人看起来很美,其实东方的东西很有内在美,就是缺了一点包装的能力而已。所以作为设计师可能要去思考这方面的事情。

房间你刚才也看了很多,几乎全世界的房间都是大同小异,这个房间差别在哪里?这个可能讲不出来,你们可能要去现场看了,这个房间其实你跟外面完全隔绝掉了,它里面厨房,所有的东西都在里面,就等于一个小餐厅在一个大的环境里面生存而已,总共22张位置,可是这个空间从早到晚都有人用,早上可以开会用,晚上可以吃饭用,那这个空间的艺术品就跟我这整个主题的概念都有关系,我只请两个艺术师,一个从英国请来的,我就叫它生活的旋律。我让你眼睛跟音乐的节拍连在一起,这个绝对是设计师来做。


5

到了房间部门,我昨天讲过我从来没有用过尺寸,我只有用榻榻米的规格来规定,一个榻榻米是90公分乘以180,完全是以榻榻米的方式来做,房间一样的方式。电梯间,一般也不会想电梯间不需要自己动手,其实这个电梯间我花的时间最多,我花在设计的时间全部都花在电梯间里面,这两个电梯间第一我的壁画也是日本的一个大师帮我做的,鱼是年年有余,第二左边的板是阿根廷北边山上一个小银铂店打出来的,这个山的东侧的人所有东西都是以银子为主,西侧的山全部以金子为主,为什么呢?这牵涉到信仰问题,在银子这边讲说我追求月亮,月亮是上帝的眼泪,金子是上帝的汗,所以你这么来看的话它非常诗情画意,所以我这边用银子没有用金子,所以整个板全部在山里敲出来的。

 

日内瓦洲际酒店

5

日内瓦,这是联合国里面的一个工程,在日内瓦里面我怎么样让工程,整个日内瓦那么刚硬的集团里面找到它很"柔"的文化,联合国几乎99.99%都是男士,几乎女士不存在,一个酒店里面一进来99.99%都是大男人,一个女人看不到,是不是稍微硬了一点,所以我特别把它软化了一下,甚至于它的游泳池在一个都市里面,我为什么把它做得春味那么重,因为在都市里面,你看不到风,你真的看不到风,那我种草,风来的话草会动,一动起来刷刷的声音会觉得在闹中取静。房间一样在日内瓦那里我们也是工厂全部做好,现场组装,你要说酒店设计是建筑设计完全正确,可是家具是建筑里面最重要的一部分,所以你在设计家具的时候,你要考虑家具的功能,这个家具要怎么用,不光是这个家具长什么样子,你要它怎么用?它楼上的大房间,这个房间谁用了?几个总统都用过,所以这个房间的文化是两户,对外是一户,其实两户,因为元首到这边来的时候,夫人和元首不能睡在一起,因为他们的保安不一样。所以对外怎么样,对内怎么样,可是我们讲回来做生意,元首一辈子才来一次,我可能摆在364天不卖吗?怎么卖?这就牵涉到房间怎么去格局,我可以隔出九段来,就是说这个房间可以以九个不同方式来卖。


5

在一个空间里面,从大客厅到小客厅,为什么加一个火炉,火和水的结合,因为日内瓦是风景蛮美的一个地方,尤其冬天下雪的时候非常美,如果你今天进到大客厅,看到一团火是不是很温馨,今天不是想说作秀我用一个火,其实它是一个火炉,但是我让这个火炉几乎看不到。一般的火炉在一个房间它的地位很重要,可是我让它这个地位在这个房间并不是很重要,只是它的内容变得很重要,火是火炉的内容,火炉是一个整体,他说我不要看到炉子只看到火怎么来做?这有两个房间,这一户其实是夫人住的,睡房比较讲究一点,你想说睡觉前和睡觉起来以后,你怎么去分?睡觉前是不是闭上眼睛戴上眼套跳上床就睡觉呢?女人要卸妆,男人要看报纸,你会有一个前奏,这个前奏怎么去定位,那个小房间在那,它是一个前奏。这是一个人对睡觉前的前奏,从那个前奏到中间的沙发椅,从沙发椅到床上,这是一步一步到床上去的,这就比较的讲究。晚上喝点水,喝点茶,你认为这个不重要吗?一般你们在卫生间口渴怎么办?这就是设计这个案子的因素。厕所分得很清楚,男女不要弄在一起,在老婆旁边刷牙很不雅观,最好把它分开。

 

上海柏悦酒店

2


上海这个案子设计是20年前的事,我现在回忆一下,我说时间过得真快,20年前到上海来的时候,浦东根本不存在,那个时候就开始做这个了,你看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今天的柏悦它是老了,在你们眼光来讲是一个老太婆了,不过我觉得它的灵魂还存在,一般人讲说你为什么把大门做成这个样子呢?其实很简单,这栋大楼不是我设计的,它是我很早以前的老板,我说我真的不想在你的大楼面上化妆,你就给我开一个洞,洞以后的事情都是我来做,所以他开了一个洞,最后谈完这个洞口是八米的高度,谈这个八米的洞口谈了将近一年,我为什么后面会有白墙呢?苏州嘛,你到苏州白墙是不是很重要,夏天的影子是不是在白墙上,它苏州的风味很重,可是这个尺度比苏州大好几倍。

几幅画,我学艺术博物馆,整理艺术17年了,这边艺术品我整理出来的,艺术品我完全以水彩、水墨开始,你到楼上有很多艺术品是以铁和石头,我可以把它分得很清楚,这幅画你看看黄浦江有多美,这是黄浦江和苏州河岔开的地方,有多少人以这种方式去看黄浦江呢。所以下次去的时候注意一下,到楼上这个空间其实是我们地地道道的中国的建筑,完全以庭院的方式排出来的,层次感特别重,为什么到了87楼,我让它做得那么安静,主要是希望来者比较讲究一点,你到了这层楼稍微雅一点,希望以这个空间带动你的生活方式。每个人桌上有一个小小的装饰品,你们有想到那是桌上的垃圾筒吗?我们每个桌子给你一个垃圾筒?为什么呢?讲究嘛,以前中国有一个痰盂在桌子底下多不雅观,所以你下次去的时候桌上有一个垃圾筒,你的脏东西不要摆在桌子上,放到垃圾筒里面。你可以看到桌上小小的筒就是垃圾筒,一般人不会用,认为它是一个装饰品,其实它不是装饰品,而是一个垃圾筒。

20年前的时候我们说过大陆是一个抽烟的国家,怎么样让这个旅馆变成不抽烟的旅馆,所以我们说一般抽烟的人很可怜被人赶到楼下去抽烟,所以我们设计了一个抽烟的房间,其实这不是酒吧而是吸烟室,为什么抽烟的人被所有人定义为二等公民,抽烟是你的选择,可是在那个空间里面,抽烟也要讲一点,所以这是一个吸烟室。其次,到餐厅,一般住在家里面,旅馆你们大概也听说过,整天服务式的餐厅,所有旅馆管理公司都跟你讲说,我要求一个整天营业的餐厅,我说这是不可能的事,这是天方夜谭绝对不可能,没有一天营业的餐厅,可是针对客人,它可以有地方在不是上餐的时候吃东西,就好比你们家一样,你今天回家晚了以后,你厨房会开火吗?不一定会,可是你是不是有东西吃呢?一样有东西吃,这就是生活的讲究,能够这么做,为什么不能够搬到柏悦来呢,今天虽然它没有继续的经营下去,可是我认为失败的是双方失败,第一用者失败,第二执行者失败。所以我今天讲到,我们定位用它的功能,希望用者能够去用它,这是互动。所以我觉得很多中国工程没有互动的能力,所以它失败率会比较高,所以我今天跟大家讲的hospitality的来源,其实非常的简单,你碰到这个空间,这个空间是一个会议室,你怎么样让这个空间做得稍微活泼一点呢?我们就以画廊的方式,一般我们去画廊,画廊我们收集很多艺术品,把这些艺术品摆哪里呢?当然摆在画廊,我要去做展示也是摆在画廊,所以画廊和人的生活不能断。我从小我父亲喜欢收集古董,因为我最小每天不上学就是带着去裱画店,他们裱画,可是很多人去裱画店带着他的东西来跟你比较,其实这层楼就是我放大的裱画店而已。所以大家在这种情况下结合,做什么呢?喝茶,吃花生,下棋,聊天,就是无中生有嘛。


2


游泳池其实它是一个生活的小插曲而已,我今天在浦东怎么跟浦西结合呢?我希望我在黄浦江的哪一段,他们当初问我说,你的游泳池要摆在哪里,他们说还没决定,到最后非决定不可,我说我要跟黄浦江平。从这边跟黄浦江在水平线上一起,结果是吊在300多米的地方,结果一看是在两层楼的中间,所以变成这个样子,不是我没有做下去,是正好我要这个定位跟黄浦江是一条线。

我刚才讲过的空间是一体空间,卫生间不要定义为卫生间,中国建筑物里面永远带着一个小花园,可是你的小花园做得很明显,做得很假。我到我的储物间要经过花园,所以这个卫生间突然就它的定义就改掉了,这个空间就不会觉得它是一个卫生间,所以开放式做法是把整个生活环境全部都连在一起了。

一样的道理,早期他们讲说要做大的suite,我觉得没有必要,一个人可能在两天之间跟四百五十平方米产生感情呢?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可是你是不是希望让客人跟这个空间产生感情,他下一次回来觉得很温馨,有多少人觉得住大的suite一走什么都忘掉了,所以我把这个空间打成两个suite,一个东厢一个西厢。这刚开始是我们中国的泼墨画,山上有山居,我把整个设计定在山居,好像中国的大泼墨画一样,高高在上地497米,楼上我以银河来定位。 这个空间一样的道理,当初定房地产的时候,业主讲说把加盖的楼层靠窗来放,我说你这么来做的话中间就空掉了,除了空间空掉以外就没有什么幻想力了,你要看到黄浦江你需要一点幻想力,今天再好的天气你也看不到黄浦江,可是我不放在窗子旁边的话,你的黄浦江永远在心里。

 

伦敦Rosewood瑰丽酒店

2


这四个案子看起来都不一样,都是完全一样设计因素。这个旅馆在伦敦是一百多年老的楼,以前是一个保险公司,把它改成旅馆以后,我就决定哪里不该动,我加了一些花草树木而已,在这个空间我加了很小的字C和C,这个是Charles Digons英国的一个文学家出生的地方,所以我把它融入到我的旅馆的内容里面。


2


在进大厅以前,整理这个空间,我还需要一个挡风厅,挡的地方不是很雅观,我把它做成一个长廊,这个长廊大概花了我所有一楼成本的三之一,全部是用红铜来做的,直接进去是大厅,左边是小咖啡厅,右边是酒吧,整理动线的一个环境,这个是长廊,长廊带你进了小客厅,旅馆小客厅虽然小,针对旅馆的客人我们分一下,你看300个房间旅馆谁住这里,谁不住这里,如果今天你花钱住在这个旅馆,你应该是不是有一点私密的空间。住在这个旅馆的人,这个大堂其实属于你的,字画这些东西也有它的原因存在,甚至到电梯间定位,它像电梯间吗?我把电梯间变成一个房间,我加了一个小房间出来,茶水厅可以做茶倒水的房间,目的在哪里?如果这是你家,你电梯出来以后要出去晨跑,是不是有人说季先生你拿一瓶水,是不是有一个房间制造一个机会,让服务员能够做到他该做到的事情,这是一个机会不能够放弃。做旅馆设计你今天要抓到这个机会,你要制造还未发生的事情。如果大家都照书本上设计的,没发生事情都可以猜到会发生什么事情,那我觉得这个设计已经是一个过去式了,所以设计要在未来式上面。


 

我现在讲的都是对你们的设计有点关联的事情,如果你今天想做成一个很私密住家的话,你会讲说我太太的房间往这走,我小孩的房间往那走,你会这么来做吗?如果你家不那么做,你为什么要装到这边来?所以我做了一本书,149到152号往那边走,可是你要恶作剧的话可以把它改掉。为什么用书呢?因为英国的文学,再加上Digons的出生地,所以它跟文学是逃不掉的,所以书变成很重要的一个内容之一。大家都讲说我的楼比你高,我的view比你好,讲实在的,什么是view?不要讲好或坏,要把外面的因素带到内部来,这叫内容。他们讲我可以看到什么,我看到什么,但是都不属于你的,这个室内来讲,每一个房间看出来的景观都不一样,每一个房间带给你的回忆都不一样。可是有人说我可以看一个很远很远的伦敦,那你坐一个车去看不是更好吗?你往窗外看,你会觉得你不在伦敦吗?这就牵涉到软装,你们做软装做给谁看,其实你们做给谁用,做设计的人要考虑到怎么用,不要考虑到怎么看,每一样东西我让你能够用,一般人看书很不方便,我让它方便,我每天帮你换本书,我每天让你能够很方便的看这本书。我做了一个玻璃钻,刻上诗,变成我桌面的定位,你也不用考虑加玻璃板,在中国做这些非常便宜,一块一块玻璃砖,把字打到玻璃里面去。中国有画,有诗,有文章,这些都可以解决掉。你们做设计的为什么要让人家那么主动呢?你变成变动呢?做设计是不是应该比较主动呢?你们知道这是一个问题,你们知道你们设计出来的东西到最后都给人带上一个安全套,你怎么去解决这个问题。

房间每一样东西我想收集品,你们做软装其实都是假的,跟做舞台一样,这里每一样东西我大概花了五年时间去收集,到了目前为止我还在帮它去收集,博悦我六年没回去了,好像感觉还没有动,因为我没有在帮它收集东西。每一个空间都需要收集东西,好比如你们家一样,你每次出去买一样东西带回来变成一个装饰品,这个房间从开始到现在已经在变化了。我们设计师,你们是营业者,大家需要去互动。

这间房间变出来,我讲它为什么变出来呢?在楼顶上的小阁楼,天花板非常低,有三间房间对着窗外而看,窗外什么都没有,就是有三台很大很大的冷气机,我就想上这三个房间其实不能住,给参会的人来住好了,这个其实不是解决问题的方式,为了这件事情大发脾气,我把所有资金都堆在这个房间里了,我把屋顶全部改成花园,这是唯一旅馆的花园,所以这个房间叫做花园房,最不能用的三个房间我把它变成最好的一个房间。

我今天跟大家谈到一个我认为比较主要的一件事情就是你们对hospitality这个定义了不了解,你们对生活的运用了不了解,品位不是一夜之间变出来的,品位是一辈子累积出来的。中国不是没有品位,中国古代换朝换代换到没有品位,如果天下太平,慢慢给它机会,慢慢走上轨道,它绝对会有品位,这个需要时间。所以品位不是钱买来的,品位是自己每天去讲究,每天去实行才会有品位,可是对我们做设计的人来讲,我们要怎么样运用一个空间,我们希望人怎么样运用一个空间,我觉得这是对设计比较重要的事情,对酒店设计最重要的事情是妆不要画得那么浓,以他的很有品位的运用方式去把它设计出来,它一定美,它不光是看起来美,结果用起来也很美。

我能够建议各位的就是这么多,谢谢你们今天来参与,谢谢!